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“奇葩说”导师刘擎:如何“做一个苏醒的古代人?”

  哲学传授、“奇葩说”导师刘擎:如何“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?”

  “不是我不明确,这世界变更快。”年轻的时候就听崔健这样唱过,而20多年来,时代的节奏仿佛从未放缓。兴许,这个世界一直是动荡多变的,只是今天寰球化的浪潮淹没了各种疏隔的屏障,让人更逼真地感触八面来风的冲击,时而惊喜,时而惶恐。这是刘擎教授的感叹,信任你我都心有戚戚焉。

  在今天的中国,简直所有公共问题都会引发争议,而论辩经常让人偏向以“锐利”压倒“思考”。但如何看待异己之见和论战对手,才是对作者学识与品德的某种检测。在第七季《奇葩说》中,以一句“人是目的而非工具”惊醒四座的刘擎教授,在走入大众视野的同时,也将学院里的学术知识、思想带入了公共探讨中。而搭建象牙塔中的知识分子与公共领域大众之间沟通对话的桥梁,恰是刘擎走进《奇葩说》的原因之一。面对“放工后的工作新闻要不要回”这一辩题,刘擎的一句“人是目标而非工具”让这位曾经鲜有人关注的哲学教授走到大众面前,成为了“幻想主义者”和“世间清醒”的代言人。

  在《奇葩说》播出之前,刘擎最出圈的事件就是录网课,讲的仍是小众且冷门的西方现代思想。《奇葩说》之后,他身上多了一个标签??“清醒的现代人”,受到许多年轻人追捧,开启了从象牙塔走向大众的“破圈”之旅。

  怎样才算清醒?

  怎样才算是“清醒”?刘擎给出了他的定义:“要能够自发,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。”虽说是定义,但也不给思想设限。

  在《做一个苏醒的古代人》中,刘擎联合历史、文明、政治、哲学等众多元素,将哲学的观念引入对分析社会事件,以求民众在面对这个时期时,可以辨析问题与观点的前因后果,廓清我们的处境与自我懂得,思考“人应当信仰什么”“应该怎么生涯”“如何理解和应对窘境”等诸多问题。刘擎擅长把广博的知识和深入的思考清楚明快、亲热友爱、情谊满满地浮现给读者。没有居高临下的训导,只有真挚的智识邀约。他也被称为是“中文世界公共写作的典型。”

  1963年诞生的刘擎,是国内政治哲学范畴的著名学者,现任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学,政治学系博士生导师。20多岁时,为了弄清“世界的实质毕竟是什么”,他弃工从文,赴美留学,尔后便始终在象牙塔里专一学术研讨,被学者许纪霖称为“中国常识界一个奇特的存在”。自2003年起,他每年年末都会撰写一份西方思惟界年度述评,备受学界关注,学者陈嘉映评估道:“海内不第二个人可能写出来。”

  不思辨是当代年青人焦急的源头之一

  2020年,“可以,但没必要”“大可不必”等一批充斥调侃象征的词语爆红网络。虽说是调侃,但也代表了局部年轻人对待世界的方式。在人人都可以发声的时代,不同的观点冲击交锋,在“伤敌一千”的同时,也会“自损八百”。价值观不断被冲击直至风雨飘摇,是很多年轻人觉得迷茫和失踪的起因之一。刘擎在本书的自序中也说到这样的情形:在新的地平线上,许多断定无疑“底本如斯”的信心与感知,会遭碰到“为何如此”的疑难,或者“未必如此”的迷惑,甚至“不用如此”的否认。如何刷新思考方式,在思想的湍急河流中站稳脚跟,拥抱更遥远、辽阔的世界,学会思考和辨析就显得尤为主要。

  在刘擎看来,当下碎片化、短平快的信息传布方法,让大家沉沦于大批的、丰盛的、有趣的资讯中,逐步损失了深度浏览的才能,欠缺了良多长程的深刻的思考,也就不轻易树立起系统化的思考框架。所以在面对问题时,咱们认为的“自己的谜底”就老是在浪荡,会重复摇晃。

  他曾在采访中表现,面对一个问题,“思考与不思考的断定会有不同。你去阅读和探索,甚至哲学性地去思考之后,你会发明各种大问题都有不同的主意。”

  而只有当具备了体系化的思维系统,在面对不同观点的时候,才干有足够的理由来应答这些不同观点的质疑、批驳跟挑衅。无论保持或转变本人的主意,都有足够的理由,这才称得上是具备了可连续的自主性。

  流行并不注定流于肤浅

  只管在当下这个多元的社会中,要构成存在主体性的、内在同一的自我是十分艰苦的,但依然有可能去濒临这个目的。迷茫永远不会消散。有一些迷茫和迷惑不解是有意思的,由于它会驱动生命的一直发展。

  所以,刘擎给出的答案是:“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,从清楚自己是谁、自己在做什么,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做开端,迈开脚步,翻开思想,去接触生活的更多可能,开垦属于自己的领地,攻破与事实生活之间的间隔感,重获簇新的自我理解”。

  刘擎在《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》中的许多观点,都能启示我们以感性化的方式来摸索世界和自己,比方:对于被知识精英阶层批评的知识付费业务,他的见解是:“贸易逻辑支撑知识的大众化,这既可能使知识‘俗气化’,也会让知识取得强壮的性命力。”

  对于房地产问题,在书中,刘擎也尝试超出经济视野,从人文和社会视线去理解住房需求:“所谓刚性需求或者基础生存前提不仅是物资性的,也和社会文化心态有关,刚性需要渗透了‘心性’的要素……为什么须要弘远于身材体积的寓居空间?除了人的感官休会,还有社会位置、身份认同和错误等待等社会认知,文化和心态的因素。”

  对本身正在阅历的学者明星化,他则在书中援用哲学家马库斯?加布里埃尔的案例论证:“风行并不注定流于浮浅。严正的哲学家仍然能够吸引普遍的读者而毋庸变得油滑或肤浅。”

  封面消息记者张杰

  实习记者刘可欣 【编纂:苑菁菁】